新闻报道

了解华为云最新动态

云集精英之我的创业故事(一) 玩转最偏门行业,三位北大技术宅的创业崎岖路
2014-12-01

这是一个非常偏门的行业:渲染。


简单来说,3D大片带给我们不一样的视觉效果和更加沉浸式的体验,这背后最关键的正是渲染技术。它是使图像符合3D场景的最后阶段,当设计师将情节设计出来之后,需要通过成千上万台机器去制作和真实的三维世界一样的立体感。例如《阿凡达》,其背后是上万台机器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将其渲染出来的,这部分占了其制作成本的三分之一。


而当成千上万台机器一起去做这件事时,除了需要大量的渲染算法外,还有一个更加“平凡枯燥”的事情:调度这些机器,提高机器的使用效率,这对整个系统非常重要。


炫我做的正是这个事情,通过其云渲染平台:炫云,实现设计师们“一键渲染”的傻瓜式操作。


热爱3D大片,技术宅们的选择


炫我是由三位北大计算机系的同学创办,创始人:苟小刚、王刚和陆进笑。


其中,苟小刚和王刚是研究生同班同学;而陆进笑是苟小刚的本科室友。三个人在毕业之后,一个去了英特尔做研究员,一个去了IBM做研究,还有一位一直在折腾创业。


“但是像英特尔、IBM这样的大公司,很多技术做出来就束之高阁了,将技术真正落地成为产品,是很难的。”陆进笑告诉记者。


于是,2009年,三个经常一起聊想法的兄弟终于在工作了三年后说,”不要再聊了,找个实实在在的产品赶紧干吧。”


就这样,三个人初期投资20万元,便真得开始创业了。


而一直在做云计算研究的苟小刚看上了渲染这个技术含量很高的偏门行业。


“一是市场空白,国内没有真正商业使用的软件。集群渲染技术虽然出现很多年,国内做渲染农场的也很多,但用的还都是国外的软件,而且除了少量人买了正版,大量还是用的盗版。而使用盗版软件会在渲染过程中出现许多问题,同时,国外软件在国内也没有技术支持。


二是有技术。技术出身,还一直做云计算研究,可以将自己的技术用上。”陆进笑解释。于是,三个喜欢3D电影大片的技术宅就开始了渲染软件的工作。


其实,正如陆进笑所介绍,国内的渲染农场很多。由于渲染技术需要具备一定量的服务器,因此,一些人有了几百台服务器,再使用国外的盗版软件,便可开设渲染农场。但这样的后果便是,渲染的技术和服务不到位,极容易出现有服务器但使用不了的情况。


而针对这个情况,炫我是从开发渲染管理软件做起的。


开发渲染软件,难卖


炫我最初的产品是做渲染软件。使用炫我渲染的有《兔侠传奇》、《巴特拉尔传说》、《太空小飞侠》、《摩尔庄园1、2》、《魁拔3》等商业电影。


在国内大多使用盗版或者开源渲染软件的时期,其实渲染管理软件并不好卖。尤其是炫我的软件卖不并不比国外软件便宜,一套价格在数千到数万,或者甚至更高。“渲染管理软件的价格是根据所需要的服务器数量决定的。便宜对于盗版使用者没有什么意义,而价格也并不是真正想买渲染管理软件的群体主要考虑的问题。”陆进笑说。


关键在于,国外软件在国内并没有服务团队,渲染过程出现问题不能及时解决。


机缘巧合,炫我苟小刚通过同学关系了解到北京电影学院的孙立军老师,也正是《兔侠传奇》的总导演买了一套渲染集群,但不知为何一直用不起来。当时,炫我的软件刚刚开发完毕,苟小刚便提出用炫我软件为其免费渲染。


“我们几个人蹲在学校机房俩个月,把我们的产品放在那儿,有什么需求和功能实时改,第一代的炫我软件版本就是这样做出来的,并渲染了第一个片子:《草原小英雄》。”陆进笑介绍。


之后制作《兔侠传奇》的世纪彩蝶创始人正好是孙立军老师的学生,他们在渲染过程中也遇到丢图、机器故障、无法存储等许多问题,于是,炫我的软件再次被拿来免费使用,“蹲在他们公司帮忙解决问题,开发新功能。”陆进笑说,正是这样,炫我软件不断成熟,便开始拿来卖。


但早期的炫我软件,虽然在技术和服务上是可以了,也无力改变软件难卖的事实。


炫我曾经尝试找代理商,并找到了当时在国内比较有名的迪生动画来帮忙推广。同时,他们还去开发学校的渠道。但是效果都不理想,带来的业绩也并不多。


转型,“炫云”式一键渲染


软件做的不理想,一方面是由于国内市场的特殊性,另一方面是团队推广的问题。“大量的盗版,自身造血功能不强,造成公司发展的缓慢。”陆进笑说。


但是,也正是如此,有云计算技术背景的炫我团队开始转型关注另一块市场:云渲染。


“由于只有大的电影公司或者特效公司,买得起几十台、上百台的机器,自己建一个机房或农场,再买各种软件去做渲染。而对于很多做装修效果图等小公司来说,服务器成本太高,但又有很多图要去渲,而传统的渲染农场并不太愿意接小单子,因为耗时、费力,收入也少。”这让炫我看到,这部分“小B”用户市场是一个蓝海,“目前登记在册的设计师有100万,真正可能接触作图的有三分之一,渲染的需求是刚性的。我们认为渲染目前还处于成长的前期,空间非常大,只有转化为服务,才能长期持续得收到钱,相比软件,这是一个更加可靠的商业模式。”陆进笑介绍说。


2012年,炫我开始筹划做云渲染平台:炫云。产品在2013年6月也正式上线。


这是一个主要针对小微用户的公有云平台。“可以一键完成所有事情,更加傻瓜式。”陆进笑介绍说,“用户只需要在常用的3dsMax软件里点一下炫云按钮,炫云客户端便可以将他的模型、贴图、素材等自动索罗出来,并打包好,自动上传到服务器,渲染好后,再自动存入用户本地的电脑。”而相对于用户自己进行渲染,炫云的优势在于:首先,可以保证渲染同时用户的机器不被占用;其次,炫云的服务器更快;另外,炫云有大量服务器,可以一次渲染更多图片。


炫云平台的用户反馈也非常好。“很多设计师说,用了炫云,工作效率至少提高了3~10倍以上。“陆进笑说。


目前,炫云平台的注册用户有2万左右,用户主要是一些中小型工作室或个人设计师。累计云渲染机时84.3万小时,一天内最多完成渲染任务数超过4200个;正式加盟的农场有8个,正在测试部署的农场4个,常备渲染服务器超过1000台,可用渲染服务器超过1800台,并随时可以扩容。


而相对渲染农场或其他私有云而言,炫云的竞争优势也逐渐凸显。“炫我主要开拓新兴市场,例如建筑、装修效果图、短片等,目前这是竞争优势最大的一块业务,而在全球范围内,炫云的技术实力也是最强的。”陆进笑说。


但是,技术必须在众多服务器上不断测试也能更加成熟。


在这一点,陆进笑说,炫我虽然一路磕磕绊绊,但也是幸运的。


2010年,苟小刚偶然认识了做二手服务器买卖生意的一位朋友,“他从日本拿了一些二手服务器,但几百台服务器放在那儿卖不掉,便让他的同事去找可以合作的机会。“陆进笑介绍,“当时,通过将这几百台服务器利用起来,做成渲染农场,给了炫我极好的测试环境。”


而在做炫云产品时,炫我开始同国内的超算中心以及各个云服务平台合作。从北京、甘肃的超算中心到华为云服务平台,利用他们在技术上的优势,并同地方政府合作,依托政府资源,更好得强化了云渲染平台的优势。


陆进笑强调,“炫我一直是一个轻资产公司,我们自己并没有服务器,也不做数据中心,而是专心做服务。以前,我们会担心渲染业务的计算资源,现在基于华为云服务可弹性供应、远程管理的服务,我们可以更专注于客户服务与拓展。”



记者手记:创业路上的坎坷与幸运


炫我坚持做软件和服务,做了5年。


而在采访的过程中,炫我创始人陆进笑跟我说,这5年里,每个阶段都是磕磕绊绊走过来的。软件卖的不好时,发不出工资时,资金紧张时,技术骨干离开的时候种种,甚至还做过一段外包业务来支撑公司的运营。


但在采访最后,陆进笑却相信,其实这一路也是幸运的。“每当快没钱的时候,似乎天上都会有一笔钱掉下来一样。”从初期,创始人苟小刚的高中同学投资10万元,到拿软件换服务器进行测试,再到广电行业资深专家陈宗兵的加入,而同华为云服务的合作,也正是源于其在行业中的关系。


这是众多创业故事的一个缩影,磕磕绊绊,却又伴随着幸运,但这种幸运,究其原因,或许是陆进笑所说的,“坚持下去,真正用云的方式,把用户的IT设备简单化,我们还是要把工具的概念做好把。”





关于云集精英•创业英雄汇


“云集精英•创业英雄汇”是华为云服务携手国内顶级创业服务机构、媒体专为最具潜力的创业者打造的专属社区。


在这里你可以“秀”出你的创业项目、“说”出你创业故事;在这里你可以与行业大咖、知名创业者共享创业经验;在这里你可以参加“闪投”项目,快速实现融资目标;在这里,你可以获得优质云服务体验;在这里你有机会参加华为管理培训营,探秘创业成长的道术奥秘,寻觅更多创业成功的武器和钥匙……


只要你具有强烈奋斗精神和创业激情,只要你正在努力寻求从优秀到卓越的蜕变,只要你胸襟广阔愿意分享成就彼此,这里就是你的舞台。“云集精英•创业英雄汇”欢迎你来这里,与其它创业英雄、创投机构、VC、天使投资、创业媒体共舞云端,成就属于你的创业梦想!